网站地图
  • 股票配资
  • 期货配资
  • 外汇配资
  • 股票行情
  • 正规配资平台
  • 配资资讯
  • 配资技巧
  • 配资公司
  • 投资理财
  • 用户须知
  • 想找个下面大的男人满足我_在火车上的乱系列小说

    文章来源:CB财经网 发布时间: 2021-01-15 14:11:03作者:开开阅读()
    之后的易浪便迫不及待的去了系统奖励的别墅,自己现在可算是有车有房的成功人士了,想着便呵呵了起来。不一会儿便睡着了,由于易浪从中午睡到下午,晚上的他格外精神,所以换了身很普通的衣服,便走去之前自己经常去的一家酒吧。酒吧被老板取名叫日落,日落在郊区一家废弃工厂里开着,工厂很大,据说之前是国营厂,但由于转型失败,厂子便一直被搁置到现在。易浪喜欢这家酒吧不仅因为取名日落,更是因为是工厂改装修后的风格很符合自己的口味。在进入酒吧之前,他想去他落魄时在这里落脚的一间屋子看看,算是缅怀吧。可当他还未进入,站在门口时却听到听到有人讲话。

     文学


    “被她跟踪好久了怎么办?”

    “没办法了,先运出去再说。”

    易浪突然发觉身后有人,转身准备出拳,却被人用喷雾喷了一脸,身子便不受控制的倒了下去。

    等到易浪睁开眼时,却发现浑身无力,这是被人下了迷药啊,易浪明白了过来,只能先缓口气儿。随后易浪小心翼翼的动作着调整视角,那边的两人还以为现在的他仍然在地上“昏迷着”,要想逃出去并夺过他们手里枪。他目前最大的优势就是那些人可不知道他已经醒了过来。

    眯着眼睛顺着墙角看过去,终于发现,原来这儿第四个人竟然是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被绑着手脚还穿着警服的女警,口上也被贴着胶带,这会儿应该也是刚刚醒来,正在不安的扭动着这才发出了声响。易浪终于想起,刚才他们似乎在商量着,利用这个女警来实行什么阴谋,拿什么货之类的,那个疤脸,似乎想拿这又挺又翘的女警爽爽。

    正想着,那边的两个人已经起身朝着被束缚的女警过去,“啧啧,小妞,你的手脚功夫不赖啊,大爷胸口现在还疼呢,嘿嘿,要不要大爷现在疼疼你?”

    说着便奸笑了两声,“二丁,你看这小妞的身材,看那**和屁股,嘿嘿,我还没见过这么俏的妞,发廊里的那些,哪个比得上她,而且还穿着警服,要不,要不咱们兄弟两个先爽爽?嘿嘿,也不知道进去了是什么样的享受。看那大腿夹的紧紧的,指不定还是个雏呢。”

    那个二丁似乎有些意动,不过又有些犹豫,“可……可是,大……大……大哥,不……不让……”

    “去你娘的,就知道大哥,大哥又不能让你爽jb的,咋就这么死脑子。”

    那个老疤似乎不满意二丁的回答,抬手在那二丁的脑袋上边拍了一记,转眼瞅着那制服下诱人的身材,禁不住流出口水来,暗下决心,这个俏警花,今儿个他一定要上了,哪怕拼着被老大毒打一顿也要上了,这么漂亮正点的妞,上了这辈子也值了。他这辈子没什么大野心,敢打敢拼却不好财,独独过不了女色这一关,出了混最大的目的也不过是为了天天有姐儿上,,至于老大的野心,他是从来没有想过的,再说,上了这女警似乎也不耽搁大哥的事,反正迟早要杀了的,不如趁机先爽一把。

    眼珠子一转,疤脸转而忽悠起二丁来,“嘿嘿,你懂什么,大哥那是不好直接和我们说,没看到大哥刚刚出去时候的示意吗,那是故意给我们机会的,要不干嘛把这女警给咱俩看着他自己出去。得,你小子要是没兴趣,那我可吃独食了,到时候你可别不后悔,看那**和屁股,又挺又翘的,嘿嘿……”说着口中猥琐的笑了起来,转身拿着手枪便朝着女警走去。

    那二丁似乎有些犹豫,不过看着那制服下边抖动着的诱人的身体,又有些意动的样子,那老疤却已经走过去开始撕扯起女警身上的衣服,口中的胶带依然保留着,大概也怕这女警大喊大叫的引来麻烦。

    大概是女警身上的胶带缠的太多,那老疤撕扯的兴起,手中拿着的64式手枪也随手放在了一边的地上,撕扯的更加起劲。看那边的女警在撕扯之下露出了水嫩的肌肤,那二丁嘴角抽动了几下,隐隐有溢出口水的迹象,终于意动起来,两人四手,一起加入撕扯的行列。

    女警似乎知晓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躺在地上不安的扭动着,胶带下的口中隐隐在说着什么,不过隔着胶带却是什么也听不到,只能凭借身体的本能扭动,不过这无济于事的扭动却更激起了那两人的性趣,口中怪叫着,手上撕扯的更有欢实了,那有些愣头愣脑的二丁还帮着摁住女警乱动的手脚,把关节反剪过去,疤脸则熟练地对着衣服上边四处下手,看这两人配合麻利,显然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了。

    好机会!易浪心中暗道。

    那两人大概从来便没有考虑过易浪这个本应该吃了安眠药正在睡觉的小人物,这会儿性趣起来,自然把他给完全遗忘了更不会意识到他已经清醒过来。

    感觉到身体上边渐渐恢复的力量,易浪知道,这便是自己脱困的契机了,估计也是唯一的契机。

    自己想要脱困,只能趁着他们这会儿精神松懈的时候,要是等到他们口中的大哥回来,那自己脱困可就无望了。

    两个人自己想要对付便已经很困难了,若是三个,那肯定脱困无望。他可是心里清楚,这些人都是水手上沾了血的亡命之徒,要不也不敢做出绑架女警这种胆大包天的事来,前世的时候自己还特意看过这几人的案例,都是手上沾着几条人命的通缉犯,也就是说,对付这些人,自己只有一次机会,若是失败的话,那自己的下场肯定是死,以这些人狠毒的性子,对自己下手肯定没什么顾忌的。

    想到自己即将面对两个甚至三个亡命之徒,易浪禁不住苦笑一声,没想到自己刚刚重生过来便又要经历一次生死了,莫非这老天发现自己重生过来有违天和,所以特意整了这么个事来勾自己的魂?

    不过既然重活一次,有了再活一世的机会,怎么着也要拼一把。

    这么想着,易浪却是下定了决心,无论如何要拼一把,不管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凌冰洁,又或是为了改变命运,自己都应该拼一把,更何况,还可以为了那个女警……

    趁着那两人注意力全部放在女警身上的时候,易浪一边暗暗的活动着有些酸麻的手脚,一边打量着地形开始在脑海中策划着如何脱困。

    这会儿服用过的安眠药的药力已经过去了,易浪的身体也开始恢复力量。

    若是现在起身跑的话肯定不行,自己一跑定然被那两人发现,他们手中有枪,到时候在这种地方自己只能成为活靶子。易浪可不敢拿自己好不容易二次得来的生命去赌这俩人的枪法不好,这么狭小的空间,即便是打不中,跳弹的威力也不小,说不准就跳自己身上了。再说,自己也未必跑得过人家,自己现在的身体可不是前世经过锻炼的身体。

    既然跑不掉,那么想要逃跑就只能制服那两个人了……

    看了看自己现在的状况,虽然自己拥有自由搏击九段水准,不过身体被五花大绑着,若是正常状况下的自己放翻两个亡命之徒也不是没有可能,不过现在这样被绑着却是没有什么威力啊。

    这么想着,那边的动静却是更大起来,易浪这边与那两个大汉之间隔着大块的杂物,正好方便他活动手脚,微微抬起脑袋看过去,却见那边已经到了白热化的阶段,那边俩人配合娴熟,很快就吧女警的制服给撕扯下来,那女警奋力扭动,不过一来被喂了药身子没有力气,二来各处关节都被绑着,还有二丁这么个愣头愣脑的人摁着手脚,自然起不到作用,反倒让那两人更加的兴奋。

    这个季节穿的东西本就不多,撕扯下来制服外套,那老疤兴奋的怪叫几声,接着撕扯起裤子和内衣来……

    “好白……”

    “好圆……”

    “好大……”

    “好翘……”

    两人不由自主的惊呼出声,易浪自个儿心底里也暗叫一声“好挺”。

    老疤看着被胸罩包裹在里边脱之欲出一对大白兔和上边隐约可见的两点嫣红,呼吸禁不住的急促起来,手也颤抖着伸过去就要把胸罩给取下来,女警这会儿似乎是没了力气,也放弃了徒劳的挣扎,一双眼睛中流露出绝望的目光。

    这时候的易浪却犹豫起来,不知道自己这时候要不要出手。

    要说,他出手或是直接逃跑最好的时机,无疑是等那两人提枪上马防御力最低的时候,那个时候在做那事儿的他们的防范意识自然最低,再加上消耗了巨大的体力,自己在那个时候出手之后效果最好,最有把握,而且,即便是打不过,那时候面对两个没穿裤子露着腚的光屁股歹徒他也有把握成功的脱身而去。

    可是这会儿看着那不远处的女警眼中的绝望的目光和脸上两道清晰可见的湿痕,易浪的心中却禁不住的有些犹豫起来。

    难道,自己重活一世,还有靠一个女人牺牲身体来给自己创造机会?

    难道,七尺男儿的自己要眼睁睁的看着这个花季年华的女警在自己面前被这两个歹徒给侮辱?

    看着她眼中那光芒,与前世自家以及外公家发生剧变之后自己那会儿的目光,又是何其的相似?

    说实话,易浪自认不是什么好人,可是若是眼瞅着这个极有可能被凌辱的女警,而且还是自己眼皮子地下被这两个混蛋给侮辱了,无论如何他也做不到,他做不到无动于衷的在这儿等着那两人提枪上马之后才出手,做不到自己冷眼旁观的看着一个女警受辱,虽然那样逃跑的机会更大一些……

    心中暗暗感叹一声,却是下定了决心,不管了,反正自己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现在重活过来便已经是赚了,即便没有自我标榜为好人,可也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一个花季的生命在自己的眼前凋零,自己总归是要做些什么的。再说,英雄救美的桥段,还是很吸引人的,虽然他早就过了冲动的心理年龄,不过重生到了少年时代,便是冲动一次又何妨!

    小心翼翼的半蹲着身体把不远处半截钢筋握在了手里边紧了紧,这是他就近能找到的唯一的武器了,所幸这半截钢筋的顶部大约是因为断裂的原因,足够的尖锐锋利,倒也勉强凑合。

    “嘿嘿,二丁,那妞儿的胸真挺啊,那皮肤看着跟拿牛奶似的,白的晃眼,嘿嘿,这是咱哥俩的福气啊,你说是不是?能上了这女人,指定是八辈子的福气,指不定是个雏呢。”说着便一只手便朝着那女警的白又圆的胸上袭去。

    只要去掉那最后一层的隔膜,那美妙的两团东西便要出现在自己眼前,想到待会就要把这尤物压在身下,老疤的呼吸又急促了几分,另一撕扯着裤子的手也赶紧用力了,触手之下的滑腻感让他更加的有动力,至于什么大哥的交代之类的,早就被他抛到了爪哇国。

    不过就在老疤的手即将触碰到那一抹惊人的白腻的时候,忽然觉得身边似乎有些急促的脚步声,然后眼角的余光就看到一个巨大的黑影朝着旁边一脸兴奋的在女警身上游走着双手的二丁袭去。

    不好!

    眼角的余光感觉到有人快速朝自己身旁这边移动,疤脸就意识到不好,这才恋恋不舍的收回在女警身上游走的双手,不过这时耳边已经是一声巨响,眼角的余光恰好看到二丁应声倒下,口边犹自挂着口水,老疤心中不好的念头一闪而过,瞬间明白自己这是被被偷袭了,不过却怎么也不明白什么人能找到自己几个人待的烂尾楼里边,要知道自己三人可是足够小心了,销毁了一切痕迹。

    不过到底是厮混多年手上沾了人命的大明,这临机应变的反应却是不慢的,收回揩油的手,顺势一滚便躲过了易浪又一次挥过来的钢筋。滚出几步,一个翻身跳将起来,右手已经顺势从怀里边摸出了一把短刀,同时也看清楚了易浪的摸样,愣了一些,随后狞笑一声,“原来是你这小兔崽子,瓜娃子,什么犊子玩意儿,娘的,你疤爷正想找你老子给三子报仇呢,嘿嘿,你自个儿倒是不乖乖的躺着而送上门来,这可别怪疤爷送你上路。你小子乖乖躺着也就罢了,还敢坏你疤爷的好事。”

    偏头看了眼脑门冒血倒在地上死活不止的二丁,心道,这小子有些邪乎,打的位置好巧不巧的正在太阳穴上,要不也不能一下子就把壮实的二丁给撂翻了,往日里自己也未必能这么轻松的放翻这愣头青的。不过虽然想着,却也没有太把易浪放在心上,只以为他是蒙的恰好打中太阳穴,再说,一个毛头小子如何能让他这个沾了不止一条人命的大明上心,骂了一句狗犊子,狞笑一声拿着短刀期身便朝易浪扑去。

    别看现在两人旗鼓相当的摸样,不过自己的家伙不趁手,比起疤脸这种一看便是厮打多年的亡命之徒比起来还是有一段距离的,这不,现在才两三分钟而已,两人你来我往的易浪便已经气喘吁吁起来,脚下的步子也有些跟不上,不留神之下衣服也被割开了几道口子。好不容易找到机会用处了八极拳里边威力不小的贴山靠,被那疤脸给靠的摔了出去。

    “小兔崽子,犊子玩意儿,让nnd的得瑟,妈的,你当疤爷这名号是白来的?道上混的,哪个不知道你疤爷我的厉害,死在你疤爷这把刀上边的,没有五个也有三个,你个犊子玩意儿,敢和你疤爷我耍横动刀子?嘿嘿,看你细皮嫩肉的摸样,下边还没开过荤吧……”

    老疤一脸狞笑着拿着小刀朝跌坐在地下的易浪走去,不过才迈出一步脚下便生了根般的定住了,口上也结巴起来,“别……别别,兄弟,咱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刚才不过是开玩笑的,小心,小心走火……”

    易浪冷笑一声,一手揉着还有些发痛的屁股,一手却稳稳当当的举着一把手枪,黑洞洞的枪口便指着疤脸汉子,不过心中却暗叹,这疤脸的武力值确实不低,要不是自己出其不意放翻了一个,估计今天就要折在这里了。要不是自己刚刚便留意了疤脸放在地下的手枪的位置,这会儿也不能这么恰到好处的“捡到”枪。事实上两人一交手易浪就知道自己不是对手,主意便打到了地下的那把枪上边。

    “老疤是吧,你当我是三岁孩子耍呢,往后退五步,对,慢慢的放下刀,把刀慢慢放在地上……”不过话未说完便听到旁边断断续续几声嘟哝声,“疤……疤哥,谁……谁他妈的打……打……打我……打我脑袋。”

    易浪脸色一变,暗道糟糕,看来刚才那下的力道还是小了些,微微偏头眼角的余光便看见那二丁揉着流血的脑袋从地下往起来坐,心道不好,正犹豫着是不是要下杀手灭了那疤脸……

    到底与那些真正杀过人的亡命之徒不同,从没杀过人的他稍微犹豫了一下,这一犹豫却是坏了事,迎头便见一道寒光闪来,易浪知道不好,不假思索的抬起左臂挡在身前,在左手感觉到痛的那一瞬间,右手中的枪也毫不犹豫的对着扔出了匕首朝自己扑来的疤脸开了枪。

    话说,易浪的枪法还是不赖的,前世的时候因为出国也没少摸枪,毕业之后又时常到郭晓东的靶场厮混,倒是练了一手好枪法,这抬手一枪便打眉心的习惯,之前的时候对着死靶不知道打过多少次,下意识的开枪,自然便把老疤当做了疤子,一枪过去正中眉心。

    这会儿老疤离他也不过三五步远的距离,易浪开枪之后脑子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是对着活人开枪的而不是那些死靶子,一醒神便看到老疤犹自瞪大着双眼不甘心的倒在了地下,那额头上冒出来的血迹和某些白色的物事,那透着恶心的耀眼的红白相间的东西,瞬间便让易浪的心神瞬间有些发愣,“我杀人了,我杀人了……”

    看着自己手上的枪,易浪脑子发愣的在口中喃喃自语着。

    “小心……”

    犹自有些愣神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娇喊示警。

    到底是经历过重生的人,心智比平常人要坚定不少,易浪瞬间便清醒过来,反应过来这儿还有另外一个敌人呢,现在可不是走神的时候,感觉到背后一片阴影扑过来带起的风声,易浪不假思索的一错身,看到二丁狞笑着拿着钢筋朝自己打过来,右手中的枪又下意识的扣动了扳机……

    ……

    开了枪之后易浪才意识到,又一个人死在了自己的枪下。

    短短的时间里杀了两个人还经历了车祸和重生的事,这会儿心神终于有些经受不住,双腿一软有些站立不稳的样子。

    杀人这种事,对于没有经历过的人来说,对起心理和精神都是一个考验,很难一下子就接受了这个事实。杀过人的保安局和战士都要接受几次心理大师的辅导来缓解心理压力防止造成心理疾病。眼角的余光不经意间扫过地下流淌着的红白相间的粘稠液体,易浪禁不住胃中一阵翻江倒海,蹲下吐了起来。

    这一吐,吐的可谓是天昏地暗,直把他的胆汁和胃里边的酸水都吐了个干净还不罢休。

    “喂,你,你好,能不能帮我把胶带解开?谢谢!”

    耳边娇呼声传过来易浪才拄着半截钢筋从地下站起来,刚才近乎崩溃的神智却是恢复了过来,看着地下的两具尸体和手中枪管还有些发热的64式手枪,易浪终于接受了自己被迷的事实,也接受了自己刚刚枪杀了两个歹徒的事。

    本文标题:想找个下面大的男人满足我_在火车上的乱系列小说 地址: http://www.lagzc.com/qhpz/20143.html

    免责声明:部分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以及网友投稿,本网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排版、编辑,是出于传递 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本站文章和转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尽快和您对接处理。
    上证指数大盘实时行情
    十大配资平台
    名称 是否实盘 网址
    中天创投 访问
    京海策略 访问
    简配资 访问
    久联优配 访问
    杨方配资 待验证 访问
    鸿牛配资 待验证 访问
    申捷策略 待验证 访问
    涵星配资 待验证 访问
    简配资 待验证 访问
    金桥大通 待验证 访问
    广告

    网站首页 - 股票配资 - 期货配资 - 外汇配资 - 股票行情 - 正规配资平台 - 配资资讯 - 配资技巧 - 配资公司 - 投资理财 - 用户须知

    备案号:粤ICP备12525258029120号 技术支持:CB财经网

    Copyright © 2002-2020 CB123456财经网新闻资讯网 版权所有t>